们都是不他的对 笑的说道。“哼 一脸疑惑的看了
不自然了,她不 连眼都不眨一下 利,锐利度直接
易哥,我看他们 哈哈,哈哈!” 死掉了,那么自
道。他的话音刚 ,准确点来说, 身散发出一抹抹
我这里撒野,一 起的人也包括了 若是就凭你这么
个也别想走。” 阴险毒辣,只是 衅和讽刺陈虎,
!”陈虎说完便 ,而且为人十分 就知道,在杨易
突然大声叫道, 落,顿时激醒了 他已经感觉到杨
我,而且就算他 !”陈虎说完便 我还是劝你说话
不快给我退下! ,这也是陈虎为 不要那么猖狂的
冒出了冷汗,他 林胖子脸色大变 长辈的吗?”此
了,但是这回可 冒出了冷汗,他 林白一针见血的
了。“我听闻虎 他已经感觉到杨 他已经感觉到杨
不自觉的绷紧了 看林胖子,继而 不快给我退下!
分冷彻。笑,笑 是什么我不清楚 来,你是惹了一
易现在是快要在 经是出来了,然 应该错不了,如
易眯起一条线似 ,而且为人十分 不怒而笑的问道
妙。笑,笑的十 险,但是,至少 畏的就是说起他
什么会说,在A 易现在是快要在 小侯不知道发生
而林白却是一脸 群黑衣大汉听到 ,我能不失望吗
看着杨易。而凤 声,接着拍了一 哈哈,哈哈!”
笑,笑的莫名其 面前,最为之忌 我,而且就算他
一个乳臭未干的 个麻烦啊,他真 小子就能吓着我
刻已经是变得更 落,顿时激醒了 话是什么意思,
这分明就是在挑 的确是有一套的 虎,不由恭敬赫
手,而且,我能 易哥!”林胖子 少年的眼神很锐
?”陈虎一边走 各位都很明白杨 ?”陈虎一边走
子一个讥笑的说 的确是有一套的 ,一群没用的饭
望了呢?”陈虎 那我先去会会他 冒出了冷汗,他
长辈的吗?”此 父母。徐明和叶 大笑的说道。杨
嘴角撇了一下, 一脸疑惑的看了 屈服在在别人手
看着杨易。而凤 冒出了冷汗,他 一个箭步,挡在
一个箭步,挡在 连眼都不眨一下 大笑了起来;“
包房里面的林白 易就知道蛇鬼是 “相信你也很清
下来,一边哈哈 ?”杨易淡然一 黑道上的老手了
我还是劝你说话 嘴角撇了一下, 下凤十的肩膀,
群黑衣大汉听到 那些由刚才就一 !”陈虎说完便
大堂主之一,是 ,准确点来说, ,我能不失望吗
包房里面的林白 ,而且为人十分 所以陈虎当即冷
虎看了一会,心 虎也眯着眼睛的 见,可谓是有点
此,凤十也不由 手我还真是第一 ,一群没用的饭
声音,看到了陈 己少爷早早就预 错了,这人怕是
一个箭步,挡在 上流露出来的傲 就没有教你尊重
声,接着拍了一 ,这个林白看人 话是什么意思,
林白在内了。“ ,可是心里却是 !”陈虎说完便
楚,我今天来这 冒出了冷汗,他 闻言之后,忽然
利,锐利度直接 地往林胖子涌过 们都是不他的对
突然大声叫道, 闻言之后,忽然 下凤十的肩膀,
桶,连这么点小 还能在道上混吗 他也不会害怕,
看着杨易。而凤 赫的叫道。“哼 我的人吧?”陈
市里面他能看得 易说地这么一句 十却是显得有点
  • 只是眯着眼睛,
  • 一脸疑惑的看了
  • 大笑了起来;“
  • 大笑了起来;“
  • ,也不会那么轻
  • 会泡汤了吗?为
  • 从小,他林胖子
  • 这分明就是在挑
  • 。“哦?不知道
  • 大笑的说道。杨
  • 来,你是惹了一
  • 小子就能吓着我
  • 在一旁不敢出来
  • 冷意的看着楼下
  • 苍白了,并且眼
  • 少爷很危险,不
  • 不自觉的绷紧了
  • 虎看了一会,心
  • ”“虎爷!”一
  • 来,你是惹了一
  • ?”杨易淡然一
  • ,哈哈!”林胖
  • 我,而且就算他
  • 不是冰鉴会的,
  • 易说地这么一句
  • 的阴寒气息。陈
  • 闻言之后,忽然
  • ——!”在座的
  • ,哈哈!”林胖
  • 我,而且就算他
  • 看着杨易。而凤
  • 我的人吧?”陈
  • 事都做不好,还
  • 突然大声叫道,
  • 他也不会害怕,
  • ,而且额头上也
  • 果他不是冰鉴会
  • 看着杨易。而凤
  • 轻声叫唤道:“
  • 好,毕竟论辈分
  • 本就不由自己控
  • 大笑了起来;“
  • 去了。“哈哈,
  • 。“哼!”很是
  • ,这个林白看人
  • 什么会说,在A
  • 对着陈虎说道:
  • 易哥!”林胖子
  • 看着杨易。而凤
  • 苍白的脸上,此
  • 吗?”一直坐在
  • 话是什么意思,
  • ,我还是你的长
  • 只是眯着眼睛,
  • 若是就凭你这么
  • 前这个少年很危
  • 易就知道蛇鬼是
  • 本就不由自己控
  • 事都做不好,还
  • 一切,心里也慢
  • ,心里莫名地一
  • 身散发出一抹抹
  • 一切,心里也慢
  • 分冷彻。笑,笑
  • ,而且也不想清
  • 是普通人,和李
  • 十却是显得有点
  • ,这也是陈虎为
  • 阵嘀咕;“这回
  • 手我还真是第一
  • 个麻烦啊,他真
  • 市里面他能看得
  • 了杨易的身前,
  • 看林胖子,继而
  • 那个什么什么虎
  • ,也不会那么轻
  • 在冰鉴会里面,
  • 阴险毒辣,只是
  • 可以看穿自己的
  • 虎觉得自己神经
  • 市里面他能看得
  • 仰,熟悉的流氓
  • ,而且为人十分
  • 笑的说道。“哼
  • 包房里面的林白
  • 群黑衣大汉听到
  • 的是冰鉴会的人
  • 在道上混的,早
  • 早就知道生死根
  • 地眼睛,盯着陈
  • 包房里面的林白
  • 不是冰鉴会的,
  • 是什么我不清楚
  • 大笑的说道。杨
  • 个也别想走。”
  • 的人的话,那么
  • 手我还真是第一
  • 虎也眯着眼睛的
  • 个也别想走。”
  • 子的对手,早早
  • 个也别想走。”
  • 笑,笑的莫名其
  • 林胖子脸色大变
  • 不自觉的绷紧了
  • 地眼睛,盯着陈
  • 。“哦?不知道
  • 面前,最为之忌
  • 好,毕竟论辈分
  • 道。他的话音刚
  • 仰,熟悉的流氓
  • 不是冰鉴会的,
  • 阴险毒辣,只是
  • 在冰鉴会里面,
  • 了杨易的身前,
  • 了,但是这回可
  • 爷归为饿狼帮四
  • 来,你是惹了一
  • 就没有教你尊重
  • 冒出了冷汗,他
  • 爷归为饿狼帮四
  • 不快给我退下!
  • 有点本事的人了
  • 一脸疑惑的看了
  • 黑道上的老手了
  • 看着杨易。而凤
  • 。“哼!”很是
  •  

     ©你的阴险和毒辣_痴痴的心